告别武汉 三名志愿者来到绥芬河


张凯(右)与同行的志愿者伙伴

武汉“解封”那一晚,志愿者张凯拿着开好的健康证明出了城,但目的地并非妻儿所在的广东,而是黑龙江绥芬河。他和两位队友带着防疫物资,要去支援近日因境外输入型病例而面临较大抗疫压力的绥芬河。4月10日上午,张凯一行抵达绥芬河。

三个人到达绥芬河市的第一件事,是很快把他们所携带的防护服、口罩、消毒液等近20万元的防疫物资分发给医院、政府一线防疫部门。张凯告诉北青报记者,这些物资一部分是他们自己买的,另一部分是社会各界捐助的。

据中国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馆11日消息,截至目前,通过莫斯科-符拉迪沃斯托克-绥芬河路线输入黑龙江省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达173例,均为中国籍。这也给绥芬河这个总人口仅7万的边境小城带来极大的防疫压力。张凯告诉北青报记者,当地防疫物资不是很充足,这次他们所带物资正好能解决点儿燃眉之急。

2月19日,张凯组织爱心车队从广东东莞自驾到武汉当志愿者,他们在武汉搬运物资、转送病人,一待就是一个多月。刚到武汉时,张凯几乎没有防护物资,但是接到有疑似患者需要车去医院,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去了。他告诉北青报记者,自己尽可能地防护好了,不担心感染,“我觉得人要换位思考,如果现在是我感染了,别人很冷漠地对待我,我心里会怎么想?”

随着武汉疫情好转,张凯本可以和队友一起回家,但他的两位队友就是黑龙江人,通过他们的介绍,他得知绥芬河面临较大的防疫压力,物资紧缺,于是一行三人带着物资就上路了。

10日抵达绥芬河后,有当地百姓问他们:“别人都往外走你却要过来,多傻啊!”张凯回答说:“如果你不来我不来,那谁来呢?”他告诉北青报记者,自己成立这个车队一年多时间,原先都是以旅游玩乐为主,这次驰援武汉让他学会了很多,“有时候一点帮助就能给他人带去希望。”他说。

张凯也感受到当地人的热情,“面对疫情,一些人有点恐慌,但是看到我们志愿者来帮助他们,害怕担心的情绪也会减轻。”张凯告诉北青报记者,在路上时他还通过车队又召集了20辆车,目前这些车辆也已经抵达绥芬河,供当地调拨使用。

从武汉到绥芬河,张凯带去物资、车队,更重要的是他作为志愿者在武汉的防疫经验,包括如何调配物资、如何加强社区防疫等。目前已经有上百名志愿者想要加入他的团队,但张凯告诉北青报记者,绥芬河不像武汉,小城的容量有限,志愿者要先和有关部门了解清楚当地实际情况,不要盲目过来,以免增加当地的防疫负担。文/本报记者 张月朦 统筹/池海波

相关新闻

成都教授从武汉回家三天又接到驰援指令

北青报记者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获悉,4月11日,接国家卫健委指令,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康焰教授将赴黑龙江绥芬河支援。

此前,康焰教授被网友称为“重症八仙”之一,是华西医院第三支援鄂医疗队的队长,在武汉战斗了60天后,4月7日才回到成都,刚休整了三天就又整装出发。

华西医院介绍,作为中国重要对俄口岸,绥芬河承担着中俄两国旅客返乡通关的艰巨任务,随着绥芬河口岸新冠肺炎输入病例不断增加,绥芬河市面临着“外防输入、内防反弹”的严峻压力。目前康焰教授将先飞往武汉,与其他调派人员会合后再赴黑龙江。文/本报记者 屈畅

 
关键词:
责任编辑:李高思
分享到: